上帝保佑女王 澳村洒满阳光

AWS海瑞哥 澳村华尔街

                                          

AWS导语

本期是海瑞哥的一篇旧作,原于今年五月底在悉尼白领圈公众号首发。借着这个星期哈里王子携新婚妻子出访澳村,揭幕Invictus Games(残障军人运动会),并上个星期女王的小儿子安德鲁殿下的次女,尤金妮公主大婚之际,再蹭一下热点。

 

作为一个曾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澳大利亚在寻求独立自主的过程中始终希望和大不列颠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经过两百多年的变迁,当年的目的与历史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地背道而驰……而一切的原由也许要从150年前那次暗杀说起……

 

(特此鸣谢悉尼白领圈主编猫姐对本文的编辑和插图。文末可关注悉尼白领圈公众号,参与更多悉尼白领线下活动)

 

AWS推崇健康积极的referral networking制度,只有我们在一起相互帮助相互提携,才能为我们在公司和行业内搏得更多的机会与话语权!

 

 

 

今年五月中海瑞王子 (哦,不)哈里王子和梅根的婚礼无疑是近年来英国王室的盛事,据说全球高达两亿人收看了婚礼的现场直播。而婚礼前女方家人各种撕逼的报道也让英国王室和平民王妃之间的恩怨情仇再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作为英联邦国家的澳大利亚,王室的婚礼犹如娘家表弟办喜事一般,此番盛事自然也是村中谈论的热点。然而热点归热点,澳村人民对英国王室的关注程度显然已远远不如几十年前像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举行世纪婚礼时那样地狂热了。

当然,这可能和哈里王子在王室中的地位有一定的关系。由于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已经有了第三个孩子,哈里王子在顺位继承权上一再靠后。照现在的情形看,他能当上英国国王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第三个孩子了解一下?)

 

其实去年六月初的时候,哈里王子就为了揭幕布里斯班被指定为2018年残障军人运动会的举办城市而来过昆士兰州。哈里王子的那次到访并没有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

 

今年四月份英联邦运动会在黄金海岸开幕时,查尔斯王储作为揭幕嘉宾也曾驾临澳洲。虽然有一些当地的民众结队欢迎,新闻里着重报导的还是土著人后裔对王储的游行抗议。

 

这似乎和之前英国王室的到访令澳洲举国沸腾的情形相比,显得有些格外冷落了。

要知道如果倒退五十年,英国王室成员的到访,那可是举国欢庆的大事。上年纪的人可能还记得1957年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第一次到访澳洲时万人空巷的情景。据说在当时那个电视还没有普及的年代,大约四分之三的澳洲人都上街欢迎女王去了。

 

的确,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尽管在法理上澳洲已经取得了大部分的自治权,但在民众的观念中,澳大利亚依旧被视为是大英帝国的海外的一片领土。对那时的澳洲人来说,效忠女王是天经地义的使命。事实上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加入澳洲国籍的誓词中仍旧保留着效忠女王的部分。“上帝保佑女王”,这首不但是大不列颠联合王国、也差点成为澳大利亚的国歌,曾经是日不落帝国在南半球最大的殖民地领地的一种精神象征。

众所周知,1901年的立宪联邦通常被视为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开始。立宪的初衷并不是想否认大不列颠作为宗主国对澳洲的统治,也从没有想过要宣布独立。相反在当时的精英阶层看来,成立联邦的目的之一是团结各个殖民地使之成为一个紧密的团体,从而加强对大英帝国的归属感。

这是因为经过了最初七八十年的殖民统治,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新移民不断的加入,澳洲的社会结构起了很大的变化。十九世纪上半叶以来,澳大利亚已经不单单是大英帝国流放犯人的孤岛,更有许多自由民和手工业者来到澳洲生根落户,其中也包括许多和英国新教徒信仰并不一致的爱尔兰人。而促使澳洲兴起联邦运动的诱因之一起源于一场失败的暗杀…

 

时间回到一百五十年前,当维多利亚女王的第二子——爱丁堡公爵阿尔弗雷德王子殿下(Prince Alfred)代表王室在1868年第一次出访远在南半球的殖民地的时候,澳村的人民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

(大概长这样)

 

严格来说当时还没有澳大利亚这一官方名称。澳村是由六片不同的殖民领地组成,而塔斯马尼亚,维多利亚和昆士兰分别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从新南威尔士分离出去。南澳是唯一一块由自由民建立的殖民地,而西澳基本上还是一片未经开垦的蛮荒之地,和东海岸的殖民地几乎音讯不通。

 

(当年的澳洲港口…)

王子的到来显然让远在千里之外的化外之民感受到了王室的阳光普照般的关怀。毕竟日不落帝国一视同仁所有的海外殖民地,大英帝国的子民无论身处世界哪个角落,都时时刻刻以宗主国的强大为荣并牢牢地忠于女王殿下。

 

如果不是那可恶的爱尔兰芬尼主义分子,王子的行程将会是圆满成功的。

1868年3月12号,当阿尔弗雷德王子出席曼宁爵士(Sir William Manning。悉尼大学毕业的小伙伴应该对他的名字不陌生吧。他后来做了悉尼大学的校长,听说过Manning大楼吧,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在悉尼举办的一个慈善筹款午餐会的时候,一个从墨尔本赶来,名叫亨利·阿法雷尔的爱尔兰激进分子带着一把左轮手枪悄悄地潜入了会场。

 

(manning大概长这样)

 

他趁人不注意,掩到王子身后,朝他开了一枪。子弹打伤了王子背部的右侧。当阿法雷尔还想开第二枪的时候,曼宁爵士向他冲了过来。于是他朝着曼宁爵士开了第二枪,所幸那一枪走火了,误伤了旁边另外一人的脚部。靠这个间隙,旁边的宾客们一拥而上,将阿法雷尔扑倒在地。

 

王子的伤势并不是太严重,他被送到了医院休养了两个星期。所幸此类事件并没有酿成像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样的后果。后来为了纪念王子曾经在悉尼就医,悉尼市决定建立一所医院并将之命名为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是的,就是直到现在还是悉尼最大医院之一的RPA。

 

(顺带说一句RPA在悉尼大学附近…)

 

刺客很快被证实为一个爱尔兰移民后裔的无业游民。他自称是芬尼共和主义分子,刺杀王子的目的自然是几百年来爱尔兰人和英格兰解不开的仇恨。芬尼主义被英国人认为是当时的恐怖主义。阿法雷尔在接受了短暂的审讯后,被判叛国罪成立,并与一个月后就被执行了死刑。

 

整个暗杀的过程不到一分钟且没成功但却为澳洲蒙上了强烈阴影。所有殖民地都通过这次事件强烈地意识到宗派异教徒(英国是新教,爱尔兰是罗马天主教)对内部团结的破坏性,并对宗主国附有深深的愧疚。精英阶层感到澳洲大陆急需一种强的大的民族精神来更好地展现澳村人民对于大英帝国的忠诚,加强和宗主国紧密的纽带。殖民地之间的商业发展和冲突和从宗主国取得更大更多的自主权更是澳洲当时迫切的考量。基于种种原因,把六个殖民地组成一个联邦的思潮开始逐渐成熟起来。

之后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澳大利亚终于在大英帝国的批准下于1901年成立了联邦国家。

对英国统治的无限服从也可以从澳洲的宪法上得以体现。澳大利亚的宪法本身就是一部充满着浓重的大英帝国特色的法律文本。比如,大澳村名义上的君主是英女王*。澳洲的国家元首总督阁下是英女王任命的全权代表。宪法中赋予立法权的国会是由女王(或其代表),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的,行政权是赋予女王并通过她的代表澳洲总督来执行的——虽然事实上女王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君主,也从来未对澳洲的内政做出任何的干预。*澳洲宪法中的女王是指维多利亚女王,并赋予女王所有未来继承者同等的君主权力。

 

诚然,联邦的成立从未否定大英帝国对澳洲统治的合法性,但觉醒的民族意识却引导着澳大利亚一步一步走向主权的独立。从七十年的末期以来,澳洲已经逐步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立法独立,摆脱了之前澳洲的法律是要通过大英帝国国会批准才能正式生效的程序。司法终审也通过1986年颁布的《澳大利亚法令》彻底废除了英国枢密院作为最高终审法庭从而取得了彻底的司法独立。

 

 

从后来的发展来看,这一切和澳洲立国之处的本意是背道而驰的。

 

如果说五十年前的澳洲还是以英国移民后裔为主的社会,那么现在无论从地理位置,经贸关系和人口结构上来看,澳洲和远在万里之外的英国之间的纽带已经越来越为疏松。

地理位置不用说了,澳洲在某些方面早已是‘脱欧入亚’,比如亚太峰会,加入亚足联等等。经济方面现在澳村的贸易伙伴前四中三个是亚洲国家,英国跌至第五。更有意思的是,在不久前发布的2016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报告显示,澳村历史上第一次在人口结构上亚洲国家的出生的移民人口多于从欧洲国家出生的移民人口。这个结果让媒体一片大哗,惊呼澳村已经从一个英国的殖民地逐渐转型成了一个‘亚洲国家’。

除此之外近几十年来朝野间的共和运动更是暗流汹涌,在年轻一代中更为突出。虽然1999年针对澳洲是否要改变国体举行的全民公投失败了,修改宪法放弃君宪走向共和迟早会再一次提上议事日程。

 

 

 

而去年开始愈演愈烈的国会议员双重国籍的狗血剧虽然让人啼笑皆非,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澳洲和英国之间的渐行渐远。要知道这放在五六十年前根本不叫作事。那时候哪个澳洲人不是和英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历史的荒谬性在于很多时候会种瓜得豆, 明明一切的发展符合所有的逻辑,但结果却出乎意料。就如一个初生的婴儿从母体脱胎以后,渐渐地会成为独立的人格一样,一个国家诞生之后,无论其初衷如何,也会慢慢形成自己独立的民族意识。

就如本文开头所述,民众对王室的关注程度下降,只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折射出澳大利亚已经完全由一个英国殖民领地过渡到一个多种族的多元文化的国家。虽然某些政坛的保守派还顽固地以恢复英国的制度为荣,前进的车轮已经无法倒退。

也许那些人还在心中高唱着‘上帝保佑女王’,但前进的澳大利亚明天依旧会洒满阳光……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浪…呵呵)

 

 

扫码查看更多平台文章或者登陆网站 www.AustralianWallStreet.org.au

 

 

版权所有,转载请尊重别人的付出!

“免责声明:本文所涉及的数据和信息均来自第三方提供的或公开披露的资料,我们不保证该数据和资料的准确性、完整性或实时性。我们提供的是一个信息分享平台和我们自己的一些看法,不提供专业投资意见。我们对任何读者依赖我们提供的信息和看法进行投资行为所产生的损失不负任何责任。我们建议读者咨询专业投资意见。”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8 AW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