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网,养老金和代理问题

原创: AWS海瑞哥 澳村华尔街

                                           

AWS导语

代理问题(Agency Problem)是经济学上一种最常见的社会现象。在代理人和委托人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完善的机制来监督代理人的行为,代理人就会有动机把自身的利益置于委托人利益至上,从而损害委托人的利益。由于代理人和委托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而后者往往是处于信息劣势,如何要求代理人履行其自责历来是个社会难题。

澳洲的养老金系统经过了三十多年的积累,已经是一个接近四万亿体量的庞然巨物。但这个系统并不高效,而且有时还挺坑人。这之中就牵涉到最大代理问题,到底谁的利益才是最大的利益?

嗯,当然是人民,只有人民的利益才是最高的利益…

AWS推崇健康积极的referral networking制度,只有我们在一起相互帮助相互提携,才能为我们在公司和行业内搏得更多的机会与话语权!

 

一年一度的澳网公开赛又华丽丽地落幕了。作为南半球开年最大的国际赛事,澳网不但是举世瞩目的体育盛事,也是各大公司争相公关的舞台。

听说和TennisAustralia合作的顶级合作商动辄就是上千万澳元的赞助费才能把自己的品牌打在澳网中心场馆球场的周围。当然有些商家,特别是不差钱的国企,还可以冠名一个球场,让我记住了除了1587万历十五年以外又一个十六世纪万历朝特殊的年份。

(申明:没有收1573任何广告费,但是如果需要商务合作,欢迎国窖咨询)

打广告这样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但关键是你用了谁的钱来打广告。

两年前闹的鸡飞狗跳的澳洲会计师协会CPA,其中为人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澳网这种和会计完全没有关联的活动中打广告是不是合理运用了会员所交的会费。不幸的是,虽然经此一役,CPACEO落马了,董事局更新了,CPA今年还是花费了不菲的代价,在澳网给自己的品牌刷屏。

作为一个‘资深’CPA,我只有想明年退会的冲动。这钱交了除了可以有个CPAtitle以外,都让那些高管这么造了也太说不过去了。CPA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拿着会员交的钱,本该以会员的利益为最大目标。赞助一个体育赛事和会计有毛关系吗?所谓的提升了CPA品牌的国际形象请问澳洲的CPA出了澳村谁认你啊。你应该想到坐在corporate box里品着红酒看球的都是谁了吧。

除了CPA,顶风而上的就要数HostPlus这个以为服务旅游从业人员的行业养老基金(Industry Super Fund)了。HostPlus每年要花费几十万元邀请一些打官司的高层观看澳网等高端体育赛事,其目的是通过这种变相的‘软贿赂’手段,说服那些大公司可以向自己的员工推荐HostPlus作为默认的推荐基金(default fund)。

要知道对于服务旅游这种流动性比较大的行业,从业人员一般不会主动对自己的养老金做出投资计划的调整,而且很多工种都是季节性和兼职性质的,养老金流入默认基金的可能性很高,而且资金量庞大,是所有养老基金追逐的一块大蛋糕。

流入默认基金的供款会被放在一个叫MySuper的产品里。MySuper2013年澳洲养老金系统改革后政府强制每个基金必须为默认资金做的一个产品,其实就是一个资产分配风险比较平均的组合,确保那些对自己养老金不是太关心的会员他们的资金会有一个比较稳健的收益。

Industry Super Fund的性质是非盈利的基金,他们存在的目的本是应该维护自己会员的最大利益。他们用于维护日常营运的钱也都是来自每一个会员交的管理费。如此奢豪地花着会员交的管理费去款待一些企业高管是不是和会员的利益一致呢?

你可能还看到了在澳网转播的间歇中,会插放IndustrySuper的广告,这些经费也都是从会员的管理费里来的啊。

在去年的Royal Commission的聆讯中,HostPlus曾被传讯质问。HostPlus作出的回答是吸引游资是每个fund做大做强的基本手段。只有一个基金做大了,才能体现出规模效应,单位成本才能相对减低,所以从长期来看是对会员有利的。HostPlus侥幸逃过一劫,因为在总结的时候,Royal Commission似乎并没有提出这是一项严重的违规。

其实逃过一劫的是整个行业养老基金(Industry Super Fund)。相对于那些银行旗下的盈利型基金,行业基金一向以低收费高回报领跑养老基金市场。Royal Commission只针对金融行业的违规行为作调查,它的职责并不是来审视整个行业的结构合理性。

相对于此,最近发布的澳洲生产力委员(Productivity Commission)会对整个养老基金行业的结构和效率作出的调查报告可能从另一个角度体现出这个庞大行业的问题。其中揭露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养老金效率-投资的回报。

   

在澳洲每个工作的人都需要强制性缴纳养老金。这个从90年代初开始实行的体制,经过30多年的积累,已经是一个接近3万亿体量的庞然大物。这还不包括另外有接近7千亿的自管养老基金(Self Managed Super FundSMSF)。如此体量养活了多少从业者,从基金管理,资产分配,投资策略,交易分析,到做审计会计信托服务,当然还有监管,短短30年,完全就是由政策导向生生地开出一条产业链。

当然养老金的初衷是把你一部分的钱做强制性的投资储蓄,押后消费,确保你老有所依。你把属于你自己的钱交给一些从业人员来打理,自然是希望钱生钱,有一定的回报。虽然说投资有风险,但是有些基金回报远远低于市场预期,服务滞后,管理混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有些基金打着非盈利的旗号,收费高得吓人,这是为人民服务吗?

更有一些基金竟然连简单的现金储蓄回报(去掉管理费之后)都没有把钱放在银行里做定期来得高,真怀疑是不是一个假的基金呀。另外,真的需要有那么多基金吗?特别是当每个基金都有一个MySuper这样的均衡产品,它们之间的区别又在哪里?

理论上来说,投放在任何一个平均分配资产的产品里,回报不应该都差不多吗?基金管理的目的就是要把回报按照既定的预期做出来,否则要你有存在的必要吗?

对于如此雷同的产品,真的没有必要加剧市场的伪竞争。所以现在有呼声说还不如把所有的默认投资组合全都合并由政府营运的Future Fund里,也别像生产力委员会建议的每个雇主开一张十个回报较好基金的清单,让雇员可以自由选择。费那个劲干嘛,难道还想被招待看十次网球?

随着今天Royal Commission的最终报告出台,除了银行业,养老金行业也将面临并急需一个新的改变和结构调整,以期更好地为会员的利益服务,而不只是养活了一大批代理人。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8 AWS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